卖港派效忠“八国联军”

卖港派效忠“八国联军”
从政者效忠自己的国家是底子的政治道德,但是,一个为冲击犯罪及添补法令缝隙的《逃犯法令》修订就让对立派暴露无遗,他们不仅在议会以暴力手段阻遏修例审议,更在最近两个多月内屡次到美国、英国、德国、加拿大等地告洋状,自动要求外力干涉本港修例。本港学者描述这种行为无异于政治自杀,以献身港人利益交换政治筹码,必将遭到市民厌弃。亦有政界人士以为,本港对立派已沦为卖港派、反动派,他们不是效忠香港,他们所效忠的是外国反华实力,以害港交换个人利益。\大公报记者 文轩 周宇认贼作父政治投机无底线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:一个国家或区域的对立派并非事事与政府刁难,以当地公民的利益为依归是最起码的底线。像香港部分对立派人士这样勾通外力,以强逼中心或特区政府在重大问题上作出让步,在全世界都是很少见的。表面上,对立派得到了外国支撑,但实际上,外国政客早就对我国有成见,想使用今次修例工作做文章,由于香港若经过修例,必然会令他们使用香港作为推翻我国基地的空间缩窄,所以对立派送上门仅仅照应了外国的成见,冲击了香港的管治。对立派这么做其实对他们自己也适当风险,乃至可以用政治自杀来描述。由于没有一个当地的公民会期望外部实力来干涉自己。反之,假如外国真的遵从他们的定见,对香港施行制裁或约束办法,对立派就需要为他们愚笨的政治投机行为付出代价。用心险恶勾外力狼狈为奸底子法委员会委员、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黄玉山:香港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多元化社会,各持己见本无可厚非。在今次修例议题上,本港社会呈现不同的声响乃至争拗亦是可以了解的,只需我们抱着解决问题的情绪,理性对话,一齐出谋划策,信任这些内部纷争终将得到妥善解决。香港是我国的一部分,香港与内地的开展利益更是休戚相关,但是,对立派屡次走出国门告洋状,同外国敌对实力狼狈为奸,实在是置香港的利益、国家的利益于不管,定会遭到前史和世人的咒骂。西方社会也有对立派,但多为忠实对立派,他们在触及国家利益层面的工作上往往作出理性、正确的挑选,乃至可以放下恩怨,与对手一起进退、共同对外。相比之下,香港的对立派疏忽内部交流机制,妄图引进外部实力干涉内政,打乱本港社会秩序的险恶用心令人不齿。对立派是时分抚躬自问,好好反思自己的言行了。抹黑修例对立派政治救命草港区全国人大代表、工联会会长吴秋北:反华实力对修例的干涉好像新八国联军侵华。修逃犯例本来只为冲击罪恶,现在却成为外国干涉香港业务的托言,以及对立派的政治救命稻草。对立派勾通英美反华实力,制作紊乱,是他们一向的手段,彻底违反了最初在立法会上任时发誓效忠底子法及特区政府的许诺。这些对立派到外国要求外国人干涉香港业务,显着现已不是效忠香港或底子法,他们所效忠的是外国反华实力或自己的政治利益罢了。所以美、英信任了对立派的指鹿为马,信任违法乱纪杀人放火的逃犯是政治犯;然后对立派又借美英的忧虑之故再肆无忌惮的纵恶。今次修例胜败联系到特区管治威望,联系到中心支撑特区依法施政的决计和才能,亦即联系到国家主权、安全和开展利益,不管什么力气都没有退让的地步。黄皮白心口说爱港实是害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:对立派约请外部实力肆无忌惮干涉香港内部业务,倒置政治道德,极之无耻虚伪。香港立法会议员在上任时,有必要依法发誓支持底子法及效忠香港特区。但对立派先是向美方反映DQ参选人及修订《逃犯法令》等事宜,诬指中心干涉加重、香港特区人权法治后退和削弱;又组成对立修例美加团,唱衰香港,不管底子政治道德,肆无忌惮要求外力干涉。这些人口口声声爱香港,举动却实实在在危害香港利益。修订《逃犯法令》归于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自治规模,修逃犯例不光不会呈现对立派所说的危害一国两制,反而可以让一国两制愈加完善。修例与美国或西方任何国家都没有联系,外部实力底子无权置喙。来历:大公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